院长讲坛
信息来源:宣传部  作者:刘杨  编辑:姜大伟  发布时间:2015-09-22 17:26:00

许江院长在民艺馆开幕式上的讲话

  各位嘉宾,各位专家,老师们同学们,还是一句老话,老天对我们格外眷顾!昨天给我们阳光,今天给我们雨露,我在这里代表我们中国美术学院,向所有远道而来的专家朋友们表示真诚的欢迎和感谢!

  吴为山馆长说得好:“人民是最大的天。”我们在这里建民艺馆,就是为人民立馆,所以这个天,他是要掉眼泪的。

  在校园里建一个民艺馆,是我长久的梦。早在开发象山校园的时候,我们就计划着,要将所有的建筑,马蹄状地散开,围笼中间的山峦。山上有山水的气韵,有层层的石阶,和石阶上的博物馆。山,是藏宝的地方。所有可能和已经渐渐远离我们的东西,所有自然和历史的馈赠,都将被留在山上。

  习总书记说:“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又说“要看得见山,看得见水,留得住乡愁。”这青山绿水不仅包括自然的样貌,还包括中国山水历史的品味和传统。我们的同学朝朝暮暮从这里远望青山,远望历史的、陌生的、遥远的自己。

  约七、八年前,我和一些老师,一道拜访了一些传统的收藏,这里有已故的景德镇陶瓷考古研究所的专家刘新园先生,有“十里红妆”的民间藏家何晓道先生,当然还包括赠送给我们大量皮影收藏的赵树同先生。真正让我倍感唏嘘的,不仅是这些藏品,更是这些藏品以这样的方式存在着。这种存留中,既写着收藏家的孤心血泪,同时更让我们感到这些藏品所维系的我们曾经的生活方式,与今天的大众生活之间的深刻的疏离。这种疏离在各种媒介的鉴宝活动中,被不断的塑造成单纯的商品价值,一种疯狂的发财之梦。

  一百年前,日本近代文明启蒙的重要先驱冈仓天心先生,在其著名的《茶之书》中慨然写道:“茶叶道家禅宗都源于中国,元代之后,中国兵燹战乱,礼俗崩坏。对晚清的中国人而言,喝茶不过是喝个味道,与任何特定的人生理念并无牵连。国家长久的苦难已经夺走了他们探索生命意义的热情,” 他说:“中国人喝茶已失去唐宋的忧思情怀,变得苍白而实际,成了现代人。”

  天心百年前的评说,当令我们警觉,如果我们对自己的生活传统不持以珍视的文化态度,我们失去的,将不仅是茶道,还有陶艺、书艺、木艺,还有诸多民俗和民典,还有我们赖以自力独行的家园和乡土。这种失去的方式并不是不存在了,而是与现实生活、现实感情的疏离,是生命内涵的淡化。满足于表面繁华,满足功能化需求,从根本上毒害了这些文化方式的内涵,使得这些椅,这些窗,这些器具徒有其形,虚有其表。在继道的层面上,我们有可能不断地继往圣继绝学,却难以为为生民立命,为天地立心。

  因此,早在2010年,我们学院就请了隈研吾先生设计民艺馆,隈先生的方案是让馆体依山而筑,进而隐没在山体之中。经过数年的共同的努力,这个群峦叠嶂式的建筑,已然建成,他和王澍的山房隔溪相望,书写东方当代建筑的情态奇观。

  开幕的首展,是江南乡村民艺。我们感谢民间收藏家何晓道先生的鼎力支持。我们从他浩瀚收藏中选出了一百把椅子、一百扇窗户、一百件器具,以这三个“一百”的研究和展示,以向青年学生心中埋下对乡土故园的尊崇,并发动对本土往昔日常活用的器用世界及其技艺精神的研究,从而为我们正在从事的创新事业,树立东方的天地之心。

  我们还要感谢国际上和全国各地的专家领导的热情支持,感谢省市专家的热情支持,你们都有着令人感动的民艺保护的慧心。文化部进行全国重点美术馆评审,各位专家对于民艺馆的建设,对我院美术馆、民艺馆、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三馆合一的博物馆群给予高度的评价,将这评为新的全国重点美术馆,这是对我们莫大的支持和鞭策。

  来宾们,专家老师们,民艺馆刚刚建成,在山的那一边,我院的手工艺术学院也就是我们今天在座的、站在这里的同学老师们,手工艺术学院也刚刚单独建成。一个培养新型的手艺创造者的事业,刚刚拉开帷幕。我们热切地希望得到各界的支持,共同携手同心,共赴民族文化振兴的事业!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