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美聚焦
信息来源:青年时报  作者:  编辑:李若卿  发布时间:2015-10-27 13:11:00

昨天在美院办了一场集齐八国学者的研讨会

在中国拥有大众基础的包豪斯
 
 
 
 
 
 

  昨天中午,杭城的天气可谓秋高气爽,阳光照射在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区的水岸山居上显得特别耀眼。然而在水岸山居里面的会议厅却透着丝丝凉意,一股严谨的学术气息扑面而来,里面正在进行“包豪斯与创造力”国际研讨会。会议邀请了来自德国、美国、英国、俄罗斯、印度、澳大利亚、日本七个国家及中国香港地区的包豪斯研究者及相关机构代表。

 

 

  包豪斯这个词语是德文Bauhaus的音译,原来是1919年在德国魏玛成立的一所工艺美术学校的名称,也是“现代设计”的代名词。包豪斯强调功能和生产,机械感很强,比较冰冷,除去所有繁杂的形式,设计只需要满足基本功能。对于中国来说,包豪斯已经不再陌生,生活中处处可以见到它的影子。“包豪斯”对现代世界的最大贡献还在于把艺术从一些特定的阶层、民族或国家的垄断中解放出来,归还给社会大众。记者专访了此次会议的总协调人张春艳,作为美院包豪斯研究院的研究人员,她告诉记者:“这次会议在杭州举办除了因为我们一直在研究包豪斯并有了一定成果以外,也说明了世界对于包豪斯在中国有影响力的认可。”

  □见习记者 骆阳

 

  中国与包豪斯密切相关

  重构设计教育体系

  在谈到为何这次会议在杭州召开时,张春艳说:“我们在2011年的时候引进了一批以包豪斯为核心的西方近现代史生活收藏,在收藏的基础上做了很多的研究,我们成立的包豪斯研究院也培养相关专业的研究生。然后在2014年,我陪同杭间老师受德绍包豪斯博物馆的邀请,去德国参加世界包豪斯大会,在这个会上我们跟很多学者以及相关的机构取得了联系,也初步洽谈了今后的合作。我们的这批收藏也是他们可以弥补他们相关的研究,包括包豪斯在中国的影响和一个历史研究是整个国际包豪斯研究的一个必要的组成部分,所以这个会就放到了杭州来举办。”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院长助理方晓风会议上说:“深圳飞机场里的咖啡店,用的全是包豪斯,说明包豪斯在中国有大众接受的基础。我们作为设计教育者来谈包豪斯多少有一点遗憾,严格地来讲我们还没有一所院校的设计教育体系或者模型是接近包豪斯模式的,包豪斯在中国教育界讨论的时候像一个乌托邦,是一个理想的境地,我们总是限于各种各样的现实条件达不到这样的状况。今天这个时代正好给了我们一个机遇,我们完全可以学习包豪斯的遗产,来重新建构我们的设计教育体系。”

 

  研究包豪斯反馈教学

  会议为建立博物馆打基础

  中国美术学院成立包豪斯研究院对于学生有着很重要的意义,“我们是非常希望结合以及反馈教学的,我们有跟设计学院、教育学院、建筑学院有联合课程。我们展厅是常年开放的,老师经常带着学生到我们这个展厅来就着实物进行教学,比光看书本教材要形象得多。并且我们有自己的研究生,他们会做一些研究项目。”张春艳说道。方晓风也谈到了包豪斯和学生之间的关系:“包豪斯是以学生培养为切入点,但是是以造物为核心。在学生培养里面上天入地,上天靠的是艺术大家,入地靠的是工艺大师。严格来讲包豪斯也有缺点,它总体上偏艺术化,但是仍然抓住了工业化这个大背景,整个包豪斯的知识体系今天来看仍然有价值。”

  中国美术学院馆群总馆长杭间是这次“包豪斯与创造力”国际研讨会的发起人,在他看来此次会议有三个意义:“通过这次会议我们建立的一个包豪斯研究的学术委员会,这个在学术上是有一个很大的飞跃;我们有一个很务实的对于包豪斯前沿研究的一个研讨;我们建立广泛的联系,形成这样一个世界性的、国际性的工作网络,对我们以后设计包豪斯博物馆的一些计划的发展起到一个基础作用。”

  美院作为杭州的一个学术中心,对于杭州市民的艺术审美引导也有一定影响,“包豪斯不只是一个设计问题,它包括的问题还有手工艺,艺术以及历史政治问题,是非常综合性且实验性的一个主题。我们有一个公共的讲座是面向所有人的,杭州的市民有兴趣都可以来听,我们的宣传也是面向所有的公众的。”张春艳说道。据悉,“包豪斯与创造力”国际研讨会期间还将开展五场系列讲座,举行中国美术学院包豪斯研究院国际学术委员会委员的聘任仪式和委员会工作会议,委员会将对研究院的研究计划和《包豪斯年刊》进行专门讨论。